期刊文献+

病房这个舞台

分享 导出
摘要 从医20年,常常在患者及家属濒临崩溃的时候给与安抚,在他们无助的时候给予支持,在他们相互之间发生矛盾的时候给予调解,在他们歇斯底里发作的时候,默默地忍受……是的,我们一直都是给予者,得到的回报就是患者及家属的一句肯定、一个微笑,仅此而已,却也足够。唯独在救治这个19岁彝族小男生妻子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是获益者。事情发生在多年以前,但是所有的一切却宛如昨天……
作者 阴绯
出处 《中国医学人文》 2018年第2期38-41,共4页
  • 相关文献

相关作者

内容加载中请稍等...

相关机构

内容加载中请稍等...

相关主题

内容加载中请稍等...

浏览历史

内容加载中请稍等...
;
使用帮助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