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文献+
共找到37篇文章
< 1 2 >
每页显示 20 50 100
新朋友(短篇小说)
1
作者 《广州文艺》 2019年第4期46-62,共17页
对面墙上,时钟的分针已经过了三格。时钟的形状不是圆的,也不是椭圆的,可以说,它就没有形状,几个大小不一的黑色方块围着圈粘在墙上,中间有一个圆点,圆点上伸出两个触角一般的黑色指针,长度差不多,一个粗点一个细点。我就这么一动不动... 对面墙上,时钟的分针已经过了三格。时钟的形状不是圆的,也不是椭圆的,可以说,它就没有形状,几个大小不一的黑色方块围着圈粘在墙上,中间有一个圆点,圆点上伸出两个触角一般的黑色指针,长度差不多,一个粗点一个细点。我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分针过了三格,眼睛没眨一下,也没有酸痛的感觉,我又想那几个黑色方块说不定是钉在墙上的,但是我现在没法站起来走过去核实这个疑问,也没法问她。我听见她在不远处厨房榨果汁的声音. 展开更多
关键词 分针 黑色 时钟 长度 方块 三格 圆点
烧羊粪的浴室
2
作者 《青年文学》 2019年第1期92-103,共12页
无论如何,小花狗还是要看家护院的,尽管它身上前些日子被牛犊一样高大的牧羊犬撕掉皮毛的位置已经化脓。夏季,哪里都不缺烈日与苍蝇,太阳近而圆,苍蝇肥而猛;太阳将小花狗裸露的鲜肉晒着,苍蝇轮番取食其上。
关键词 牧羊犬 浴室 苍蝇 太阳 皮毛 牛犊
乌云与草原的关系
3
作者 《民族文学》 北大核心 2018年第2期91-94,共4页
考试那天气候凉爽,阳光躲在有些稀疏的云层后面。这是6月,位处北纬48度的莫力达瓦,阳光已经开始变得毒辣,春夏之替,冷热空气交锋的时节,总是随机地酷热几天阴凉几日,考驾照时遇上阴天,让我内心焦灼的同时不必使皮层过薄的皮肤... 考试那天气候凉爽,阳光躲在有些稀疏的云层后面。这是6月,位处北纬48度的莫力达瓦,阳光已经开始变得毒辣,春夏之替,冷热空气交锋的时节,总是随机地酷热几天阴凉几日,考驾照时遇上阴天,让我内心焦灼的同时不必使皮层过薄的皮肤也焦灼,未免不是小幸运。 展开更多
关键词 草原 热空气 阳光
年不圆 预览
4
作者 《文苑:经典美文》 2018年第4期6-7,共2页
年是个怪物,对我来说,越来越是。我已两年没有回我的家乡--莫力达瓦过年了。这两个年,一次是在成都迎接了它,一次在北京对它不理不睬。小的时候,年对我来说是新衣和鞭炮,一个令我期待不已,一个令我恐惧不堪。当然还有饺子,可我... 年是个怪物,对我来说,越来越是。我已两年没有回我的家乡--莫力达瓦过年了。这两个年,一次是在成都迎接了它,一次在北京对它不理不睬。小的时候,年对我来说是新衣和鞭炮,一个令我期待不已,一个令我恐惧不堪。当然还有饺子,可我对饺子多半持着一种麻木不仁的态度,因为那个时候我还不是一个吃货,我先于吃货成了一个喜新厌旧的臭美妞。 展开更多
关键词 饺子
在线阅读 下载PDF
柔软地躺在我枕边
5
作者 《南方文学》 2018年第1期95-101,共7页
黑珍珠 我现在养的猫咪叫黑珍珠,但我从来不这么叫她。当初取名字的时候,取的是《加勒比海盗》里杰克船长那艘船的名字。船叫“BlackPearl”,为了方便,我们都叫她Bpearl,有的人发不好这个音,只好叫她“匹普”。
关键词 小说 文学 文学作品 现代文学
夜行动物
6
作者 《青年作家》 2017年第8期125-132,共8页
成都的夜总是很少见到星星,浓浓的雾无比慷慨,不分白天黑夜地笼罩这个在四川盆地中央的平原城市,就像瓷碗最平的底部。
关键词 动物 四川盆地 中国 当代文学 散文
乌云与草原的关系
7
作者 《骏马》 2017年第6期48-50,52共4页
考试那天气候凉爽,阳光躲在有些稀疏的云层后面。这是6月,位处北纬48度的莫力达瓦,阳光已经开始变得毒辣,春夏之替,冷热空气交锋的时节,总是随机地酷热几天阴凉几日,考驾照时遇上阴天,让我内心焦灼的同时,不必使皮层过薄的皮肤也焦灼,... 考试那天气候凉爽,阳光躲在有些稀疏的云层后面。这是6月,位处北纬48度的莫力达瓦,阳光已经开始变得毒辣,春夏之替,冷热空气交锋的时节,总是随机地酷热几天阴凉几日,考驾照时遇上阴天,让我内心焦灼的同时,不必使皮层过薄的皮肤也焦灼,未免不是小幸运。7点抵达考场,模拟一次,各项一百分,依然止不住心里打鼓。 展开更多
关键词 草原 热空气 阳光
嗯(中篇小说)
8
作者 《草原》 2017年第1期19-43,共25页
他今天跟我说,他的左耳失聪了。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名叫《左耳》的小说,我没看过,只是听说,结尾是一主人公对着另一主人公的左耳很狗血地说“我爱你”,因为那个人的左耳是聋的,所以没有听到这个表白。至于到底是男孩对着女孩... 他今天跟我说,他的左耳失聪了。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名叫《左耳》的小说,我没看过,只是听说,结尾是一主人公对着另一主人公的左耳很狗血地说“我爱你”,因为那个人的左耳是聋的,所以没有听到这个表白。至于到底是男孩对着女孩的左耳说的,抑或是女孩对着男孩的左耳说的,我不大清楚;也就是说,到底是男孩的左耳是聋的,还是女孩的左耳是聋的,我真的不清楚。 展开更多
关键词 中篇小说 主人公 女孩 男孩
我得抑郁症的时候,你在干什么(短篇小说)
9
作者 《草原》 2017年第1期44-49,共6页
一切好像是从那件事开始的。那天一共要选五个主持人,一男四女,给了我们一人一张纸,念上面一个短文。我不记得是什么文章,本身我也不是爱看文章的人,做主持人没人要求你非得有文化,我就像看一个一个凸起的键盘键似的看那些字,我... 一切好像是从那件事开始的。那天一共要选五个主持人,一男四女,给了我们一人一张纸,念上面一个短文。我不记得是什么文章,本身我也不是爱看文章的人,做主持人没人要求你非得有文化,我就像看一个一个凸起的键盘键似的看那些字,我能把宁念好就行了,不是吗?到最后我也不知道那篇文章写的到底是啥。 展开更多
关键词 短篇小说 抑郁症 主持人 文章 有文化
我是一个无能英雄(创作谈)
10
作者 《草原》 2017年第1期50-59,共10页
我写起来毫无章法,笔尖蘸了墨就如洪水泄了闸是一种常态,我很少关心布局结构雕琢文字,而总是关心如何将我某种浅薄的认知通过一个故事或者一个缺乏完整的起承转合的故事表达出来。我不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否则我就去做编剧,... 我写起来毫无章法,笔尖蘸了墨就如洪水泄了闸是一种常态,我很少关心布局结构雕琢文字,而总是关心如何将我某种浅薄的认知通过一个故事或者一个缺乏完整的起承转合的故事表达出来。我不是一个喜欢讲“故事”的人,否则我就去做编剧,毕竟那是个报酬很高的职业,我又无比热爱电影,选择文学是因为只有文学可以抵达人心最私密最幽暗的一处,可以将许多心思感受栩栩描绘,当然电影镜头也可以,但它往往是一种客观的暗示的呈现,而文学,就像拿着一把利刃切案板上的肉,你可以通过刀柄感受刀一寸一寸进入肉的纹理,可以听见肉被彼此分离再也不能愈合的声音。 展开更多
关键词 创作 英雄 电影镜头 布局结构 起承转合 故事 文学 关心
吃生肉的人
11
作者 《骏马》 2016年第6期54-56,共3页
忘了多少年前,那时的通讯远没有现在发达,那时的人远没有现在爱闯荡,一个家乡的哥哥从最北端的雪域闯到了最南端的海滨。当听闻我们的族称后,那些吃海鲜的南方汉族人好奇地问他:你们是不是吃生肉的人?我生于80年代的大兴安岭南麓,从... 忘了多少年前,那时的通讯远没有现在发达,那时的人远没有现在爱闯荡,一个家乡的哥哥从最北端的雪域闯到了最南端的海滨。当听闻我们的族称后,那些吃海鲜的南方汉族人好奇地问他:你们是不是吃生肉的人?我生于80年代的大兴安岭南麓,从没听过林中枪响,从没遇过飞禽走兽。只有尸体,像排列好的门帘一样挂在一面长长的木板上,灰色的野兔、靓绿的野鸡、花褐的飞龙、比拳头还小的沙半鸡。 展开更多
关键词 沙半鸡 人远 族称 生蚝 就这样 想当年 一道菜 里正 二字 美国电影
所有的灵魂最后都到河里去
12
作者 《草原》 2016年第3期34-44,共11页
洋瘌子好像全身都有嘴。荷妮再也不敢往那棵沙果树上伸手了。她觉得她摘沙果的时候身体离洋瘌子挺远的,手被蛰的时候,也没看见洋瘌子张开嘴——虽然不知道它那个长条身体哪头是嘴哪头是屁股,反正就轻轻挨着一下,手背上不消一会儿就鼓起... 洋瘌子好像全身都有嘴。荷妮再也不敢往那棵沙果树上伸手了。她觉得她摘沙果的时候身体离洋瘌子挺远的,手被蛰的时候,也没看见洋瘌子张开嘴——虽然不知道它那个长条身体哪头是嘴哪头是屁股,反正就轻轻挨着一下,手背上不消一会儿就鼓起一个红色的大包,像被火燎了似的钻心疼。荷妮觉得洋瘌子兴许不是蜇人,是像撇飞镖似的从身体里刺出了啥吧。好在沙果还是甜的。她很幸运, 展开更多
关键词 吴浩 花猫 不知道 火燎 给你 家院子 破开 问过 怜悯之心 她说
二分之一血液和孤独的舌头
13
作者 《滇池》 2016年第9期105-111,共7页
1从来不记得自己曾经用达斡尔话和谁交流过,没有那样的记忆,关于那些话像一串串灯笼花似的从我嘴里鱼贯而出。妈妈说,我小的时候还是可以张开十个手指头用民族话数数的。随着一个一个数字从我嘴里排着队走出来,我的一根一根手指依次向... 1从来不记得自己曾经用达斡尔话和谁交流过,没有那样的记忆,关于那些话像一串串灯笼花似的从我嘴里鱼贯而出。妈妈说,我小的时候还是可以张开十个手指头用民族话数数的。随着一个一个数字从我嘴里排着队走出来,我的一根一根手指依次向手心聚拢,数到十的时候,我的两个小手便握成两个拳头,就像我费力地从母体来到这个世界时一样。 展开更多
关键词 灯笼花 我自己 语群 日常琐事 酒红色 最遥远的距离 对我说 正中央 问过 我爱你
吆喝
14
作者 《朔方》 2016年第11期31-35,共5页
查克勒手里的刀子泛着白光,只是这光总是在颤抖。躺在地上的母牛双眼被一块黑布遮住,它已经昏厥过去,之前在它额头的一斧背也是查克勒捶下去的。他现在要把刀尖刺进它耳根的颈脉,待血放净之后,再把它的尸体分解,它便不再是一头活生生的... 查克勒手里的刀子泛着白光,只是这光总是在颤抖。躺在地上的母牛双眼被一块黑布遮住,它已经昏厥过去,之前在它额头的一斧背也是查克勒捶下去的。他现在要把刀尖刺进它耳根的颈脉,待血放净之后,再把它的尸体分解,它便不再是一头活生生的牛,而是没有丝毫生命特征的一堆牛肉。"快点动手吧,一会儿它该醒了。" 展开更多
关键词 克勒 颈脉 呼兰 生命特征 家院子 市场大门 查克 小摊贩 牛车上 扭折
上帝会是个好买家
15
作者 《当代》 北大核心 2016年第6期134-153,共20页
我开着我白色的现代越野车带一对新婚夫妇去看一个楼盘。那个姑娘为了不让我显得像个司机,把她老公扔在后座,坐在我副驾驶的位置上。我一边开车一边跟她有说有笑。我从来不怕在任何时候说话,说话对我来说就跟每天眨眼睛一样频繁并且... 我开着我白色的现代越野车带一对新婚夫妇去看一个楼盘。那个姑娘为了不让我显得像个司机,把她老公扔在后座,坐在我副驾驶的位置上。我一边开车一边跟她有说有笑。我从来不怕在任何时候说话,说话对我来说就跟每天眨眼睛一样频繁并且毫不费力。 展开更多
关键词 买家 上帝 新婚夫妇 越野车 说话 楼盘
地板娇黄的屋子
16
作者 《草原》 2015年第3期17-21,共5页
老姨回来以后,那屋的地板被刷成了奶黄色,就是雪白的奶油雪糕在冰柜里化了之后又重新冻住,雪糕边缘的颜色会变深,那屋的地板就是那样的颜色。不管之前或者之后,它呈现过其他色彩,我对它的印象就停留在新鲜的、娇嫩的奶黄色。那屋最开始... 老姨回来以后,那屋的地板被刷成了奶黄色,就是雪白的奶油雪糕在冰柜里化了之后又重新冻住,雪糕边缘的颜色会变深,那屋的地板就是那样的颜色。不管之前或者之后,它呈现过其他色彩,我对它的印象就停留在新鲜的、娇嫩的奶黄色。那屋最开始住的人是姥爷。但听妈妈说,在整个房子的格局还没有改动的时候,她也曾在那屋住过。 展开更多
关键词 奶黄色 木质门 小伙伴 家院子 罐头瓶 大宅 雀巢 斑猫 我爱 室内设计师
奔跑的奴隶(外四首)
17
作者 《骏马》 2015年第2期55-57,共3页
黎明早已离我远去 我却始终相信黎明 相信那时的太阳 依然火红 依然耀眼
关键词 乌琼 我在 你那 你我 把刀 我是谁 年龄比
9月30日(短篇小说)
18
作者 《南方文学》 2014年第8期73-76,2共5页
【正】王静舒是她写在病历表上的假名字。她用碳素笔尖在白纸上狠狠划出这三个字的快感让她以为自己在扎小人。她坐在医生对面,目睹一对年轻情侣以及不知其中哪位的母亲经过插队在她面前张牙舞爪地跟医生咨询着什么。医生说,手术刚一个... 【正】王静舒是她写在病历表上的假名字。她用碳素笔尖在白纸上狠狠划出这三个字的快感让她以为自己在扎小人。她坐在医生对面,目睹一对年轻情侣以及不知其中哪位的母亲经过插队在她面前张牙舞爪地跟医生咨询着什么。医生说,手术刚一个月,还不能查出是不是再次怀孕,还要再等两周做B超。王静舒瞪着铜铃眼凶狠地盯着那个男人,她也不大清楚自己究竟是因为他们插了队,还是因为别的。"你去对面那屋输液,护士会照顾你。"医生温柔地对王静舒说。一个精瘦矮小的女人先于她推开对面的门,先于她从护士那里拿到了最后一枚枕头——屋里十几张病床几乎满了。当王 展开更多
关键词 历表 铜铃 碳素 天来 气场 十一长假 她的眼睛 声地 香奈儿 理财计划
最后的莫日根
19
作者 《边疆文学》 2013年第6期共4页
曾经邂逅过一只自由的狐狸,在110国道上. 两旁磅礴无边的田野让国道看上去像一条灰色的鹅肠,是那种还没有被滚烫的火锅加工的鹅肠,虽稍有弯曲,却平整绵延. 那只狐狸垂着硕大的尾巴从我们的车前从容跑过,除了留下一双令人难忘的深褐色回... 曾经邂逅过一只自由的狐狸,在110国道上. 两旁磅礴无边的田野让国道看上去像一条灰色的鹅肠,是那种还没有被滚烫的火锅加工的鹅肠,虽稍有弯曲,却平整绵延. 那只狐狸垂着硕大的尾巴从我们的车前从容跑过,除了留下一双令人难忘的深褐色回眸的眼睛,它没有留下脚印.我们擦肩而过,车继续飞驰,它继续向远方跑去. 展开更多
气球
20
作者 《民族文学》 2013年第1期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到第
使用帮助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